不是“贵吹”,贵州这十年大写的牛!!!

2022-04-18

《动车开到侗乡来》 吴德昌 摄

文/钱晓阳

 

3月4日至3月11日,全国两会在北京召开,当贵州代表抵京那一刻,我在电视屏幕面前有些激动,因为11年前,贵州首次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专场新闻发布会上亮相,一句“我们不想总是垫底,我们也要奋力爬高”让人泪目,同时也向全国、全世界传达了贵州人自信,自立,自强的精神,从此引起各界对贵州的高度关注。

 

这次毫无疑问,来自贵州的两会代表将在会上积极建言献策,带着对新国发2号全新的美好憧憬和愿望,传递代表贵州4000万干部群众的激情呼声,过去的十年犹如黄金一般珍贵,贵州后发赶超成效卓绝,未来十年将会怎样?敬请期待贵州交上的答卷。

 

贵州这十年发生了哪些惊人的巨变?是大数据产业从小到大的蝶变?还是数字经济增速连续六年排全国第一?是923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奔小康?还是经济总量全国位次上升五位?

 

不,不止是这些!

 

不是刻意吹捧贵州,倘若你能细心对比一下十年前后自己家乡的变化,你应该会像我一样感叹,贵州这十年真是大写的牛!

 

两道国发2号成就黄金十年

 

2012年,也是我高度认同的贵州“黄金十年”之前,国发2号文件出台,这是首个从国家层面全面系统支持贵州发展的综合性政策文件,那时我还在享受着浪漫的大学时光。

 

2022年,新国发2号再度出台,一时间群情激扬,国家单独对一个省连续出台支持政策,这既是国家的支持和关照,也是贵州的幸运和福音。

 

而今,距离新国发2号文件出台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来,在多个社交媒体上,贵州人充满激情的反响令我大开眼界,无论是创业初期的年轻人,还是坐拥实体资产的企业老板,对西部大开发这条史诗般宏伟的经济发展战略之路,都抱以无限饱满的激情和冲劲,未来十年,这条路上最漂亮的风景,一定是黔中大地万物生辉,一定是贵州再次蝶变后的丰收和辉煌。

 

我的切身感受,或许如你一样,家乡坐落在黔西北的纳雍小县城,自然条件十分恶劣,犹记最深之事,从纳雍到贵阳上大学,坐车要花七八个小时,如今拥抱厦蓉高速一个半小时即可抵达,而这,还是在2012年国发2号出台之后的三年就已经实现。

 

以前最不愿听的一句话是“纳威赫,去不得”,而今听到就觉得骄傲的一句话是“纳威赫,了不得”,昔日不起眼的纳威赫县城(纳雍县、威宁县、赫章县),现如今已是繁华的“小都市”,全体摘下贫困帽,易地搬迁奔小康,不仅如此,生态农业的新路子在这里正在变成康庄大道,发展潜力不可估量,这,就是巨大的改变!

 

贵阳大数据应用展示中心,展示贵阳大数据产业发展规划及成效。陈慧 摄

黄金十年,贵州大数据产业的快速崛起有目共睹。

 

黄金十年,贵州交通发展史上写下最辉煌的一页。

 

黄金十年,贵州经济总量全国排名上升五个位次。

 

黄金十年,贵州谱写了史诗般壮丽的减贫奇迹新篇章。

 

黄金十年,贵州一跃成为举世公认的“桥梁博物馆”。

 

黄金十年,贵州还有太多你所不知道的精彩……

 

纵观两道国发2号文件,意在国家对贵州“十年磨剑,再创辉煌”的激励与鞭策,字里行间无不充满对贵州的关怀与支持,而贵州也非常争气,过去十年里所发生的巨变足以表明决心和信心。

 

横穿大山心脏的高速公路网

 

贵州省率先在西部实现现县县通高速公路

去年11月,我在拥有40万+粉丝量的短视频平台上,做了一个题为“贵州世界之最和中国之最”的视频作品,粉丝戏称我是典型的“贵吹”,视频一出,万千网友方才知道,原来贵州竟然如此深藏不露。

 

众所周知,贵州是出了名的“公园省”,十年前再往前,交通不便一直是贵州人心口难以言表的痛,群山阻隔峡谷横断,修建一条高速公路是何等的艰难,据权威资料显示,平原地区高速公路一公里造价约为五千万,而贵州这种非常特殊的地形,一公里造价至少一个亿以上,若遇到开采难度更大的隧道,造价往往会成倍增加,因此相比较而言,在贵州和平原地区修建高速,其差距真是天壤之别。

 

贵黔高速公路鸭池河特大桥.韩贤普 摄

除了难“啃”的隧道,峡谷建大桥也是贵州高速公路造价奇高的一个“累赘”,在贵州,随便一座大桥的造价动不动就几个亿乃至几十个亿,比如人们所熟知的北盘江大桥,总投资10.28亿元;鸭池河大桥总投资7.8亿元,清水河大桥总投资15.4亿元,这些必须面对的基建支出,往往会成倍增加工程项目的预算,资金压力大,施工艰难,这是贵州修建高速公路最常见的问题。

 

然而即便如此,面对奇高的造价和恶劣的施工环境,贵州依然能在西部省份率先实现“县县通高速”,2015年12月31日,随着望谟县高速开通,贵州成为全国“县县通高速”为数不多的省份之一,这是贵州交通发展史最辉煌的时刻,西部唯一,领跑全国,注定被载入史册。

 

马岭河大桥   田忠明摄

 

相关资料显示,从2008年至2015年,七年间贵州县县通高速公路建设总投资4111亿元,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到5128公里,县县通高速,“通”的其实是与外界的信息对接,它为贵州经济发展带来了质的飞跃,为贵州冲出“经济洼地”、消除“绝对贫困”、实现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了坚实的交通运输保障。

 

十年成就高速梦,誓要天堑变通途,贵州牛不牛?

 

独具特色的精品旅游目的地

 

大方县奢香古镇乡村旅游示范点  李仁军 摄

 

我无数次在不同场合说过,大力开发旅游,尤其是针对特色精品旅游目的地的打造,是贵州快速发展经济的一个“捷径”,当然,抄“捷径”并非十拿九稳胜券在握,它或许也是一场豪赌,无非也只是不同的结果而已,贵州依靠与生俱来奇特的地形地貌,民族多元文化等,在特色精品旅游方面应该能大有作为。

 

我们从近三年来贵州历年的旅游收入数据分析一下,据贵州省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近三年贵州旅游总收入分别为,2019年是12318.86亿元,2020年是5785.09亿元,2021年是6642.16亿元,而近三年贵州的GDP总量分别为,2019年1.68万亿元,2020年1.78万亿元,2021年1.96万亿元,如果把旅游收入算在内,贵州每年的旅游收入就占了GDP总量的三分之一甚至一半以上(比如2019年),而2021年是在受疫情持续影响的情况下,贵州旅游产业依然能稳步恢复,这说明贵州的旅游市场极具潜力,大有搞头。

 

在近三年贵州历年旅游人数接待数据方面,2019年是11.35亿人次,2020年是6.17亿人次,2021年是6.44亿人次,尽管受疫情影响2019和2020波动很大,但2021年的数据比较平稳,在当前疫情防控形成常态化的形势下,这些数据可以说相当惊人。

 

发展旅游的前提是交通必须便捷,贵州找准痛点,快速解决交通运输难的问题,这点我们7年前就做到了;其次就是舒适宜人的生态环境,贵州地处北纬24°37′~29°13′,东经103°36′~109°35′,是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省会城市贵阳、其他热门旅游城市遵义、六盘水、安顺等均是消夏避暑的好去处,不仅生态环境保护完整,气候条件、旅游基础设施等也相当齐全。

 

乌江寨 贵州大山里的烟雨江南  李枫 摄

 

在这里特别说一个比较新鲜的见闻,年前我曾陪同领导到遵义市播州区乌江寨国际旅游度假区考察采风,作为一个多年来一直喜欢奔波在旅途记录见闻的博主,乌江寨给了我耳目一新的感觉,这种一般只在烟雨江南之地才能见到的花窗青瓦,在贵州这片高原热土上实在让人惊喜,那些山水依傍、楼亭错落宛如画的建筑,是从浙江乌镇带来的优雅格调与当地古朴别致的完美融合,保护加增建的现代环保设计理念,让我对这个景点格外瞩目,这正是贵州打造特色精品旅游的范本和缩影。

 

正所谓“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不仅如此,贵州山美水灵,民风淳朴,苗族,侗族,彝族,布依族等各具特色的少数民族文化氛围也是非常浓厚,走进黔东南苗寨,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侗族大歌荣登维也纳金色大厅激情献唱,苗岭飞歌响彻云霄引各路游客欣然神往……如今这个自媒体超发达的时代,贵州这些独领风骚的少数民族特色文化,正在被全世界所知晓。

 

走遍神州大地,醉美多彩贵州,牛不牛?

 

如果说贵州“贵”,那一定是贵在有“理”,你说贵州天无三日晴,我们得天独厚的高山云雾出好茶,都匀的毛尖,湄潭的翠芽你可曾品过?你说贵州地无三尺平,我们偏要跨河凿洞建起世界级大桥,北盘江、清水河这些超级大桥你可曾走过?你说贵州人无三分银,我们贵州人勤奋肯拼,每年向省外输出数百万劳动力,其中毕节一个城市,每年就有高达200万人在外务工,其比例远远超过河南,四川等人口大省。

 

贵州过去的这十年,我们已经一起见证,未来十年,大家拭目以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