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茧成蝶!铜仁武陵山区腹地,一个阳光新青年的青葱岁月!

2021-06-04

戊戌盛夏,远处的青山绿水如画卷般在我眼前徐徐展开。都说贵州风景优美,谁又知道贵州是全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呢?在她的西部有雄伟壮丽的乌蒙山脉,东部有峻峭旖旎的武陵山脉,千山万壑赋予了她千姿百态。山水地利成就了她的自然之美,但也导致了她躯体脆弱多灾。

时值汛期,贵州省地质环境监测院院长、党委书记吕刚指着一条条地灾防汛简报对我说:“这都是我们每个分院全天候坚守、默默地付出的成果!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希望你们能把他们的故事记下来讲出去,让更多人知道这群始终奋斗在抗灾抢险第一线,哪里有险情哪里就有他们的地环好儿郎!”

62a1110a2001469dae4ecc00fb8b042b

为此,我跟随贵州知名地质作家欧德琳老师启程来到铜仁。铜仁位于贵州省东北部、武陵山区腹地,东邻湖南省怀化市,北与重庆市接壤,是连接中南地区与西南边陲的纽带,自古享有“黔东门户”之美誉。

《贵州府志》曰:黔中各郡邑,独美于铜仁,乃“鱼米之乡”也。可是随着人口倍增,耕地有限,曾经的“鱼米之乡”铜仁早被列为贫困地区。为了发展经济,挖矿、采矿一度成为其支柱产业,以万山汞矿为代表的一系列矿区,宛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带来巨大经济效益的同时,也为生态安全埋下巨大隐患。

为践行“科技创新、服务民生”的绿色发展目标,贵州省委、省政府在铜仁大力推进“一区五地”建设,即奋力创建绿色发展先行示范区,打造绿色发展高地、内陆开放要地、文化旅游胜地、安居乐业福地、风清气正净地。遵循这一战略定位,贵州省地质环境监测院以地质环境保护和地质灾害防灾减灾工作为起始点和落脚点,派出技术骨干在铜仁成立分院,为铜仁经济社会跨越发展、后发赶超提供强有力的技术保障。

抵达铜仁已是正午时分,阳光灿烂,但比阳光更灿烂的是贵州省地质环境监测院铜仁分院院长杜方哥的笑容。他的笑容极富感染力,一双眼睛在镜片后眯成两条细缝,一口大白牙在阳光下分外夺目。看着这有些憨厚的年轻脸庞,我开始好奇,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阳光新青年,如何能扛起千斤重担?

04b67fffd91146cab55f6208de4019c9

【不忘初心 宝剑锋从磨砺出】

多年前,在湖南省古丈县城关乡高坳村有一个少年郎,名叫杜方哥,一直对儿时到家乡进行防灾减灾的地质队员充满感激与向往。这份敬仰如一粒种子播撒在他年少的心中,于是在2002年填报高考志愿时,他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地质相关专业。

学成毕业后,他进入贵州省地矿局103地质大队地质环境勘查设计院工作,2009年调到贵州省地质环境监测院工作。甫到环境院他听说单位要抽调专业技术人员到地质灾害以“全、重、多”闻名的铜仁去工作,怀抱着充实自己、磨砺自己的想法,向单位提出申请主动要求去铜仁分院。

到铜仁分院后,为尽快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一有空他就阅读相关专业书籍,遇到不懂的就虚心向前辈请教。在工作中,他从最基础的野外核点、勘察开始做起,仅用3个月就跑遍了铜仁408个地质灾害隐患点。寒冬腊月的野外,阴雨夹着冰花,劈头盖面往人身上砸;酷热难耐的荒郊,暴雨连连空气闷热,他硬生生在没过膝盖的草从里踩出一条道。

面对恶劣的工作环境、繁重紧急的工作任务,杜方哥依旧保持着自己乐观豁达、质朴踏实的本心,从不叫苦叫累、推诿抱怨,他相信自幼父亲教给自己的那句话: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命运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因为工作优秀、能力突出,2013年刚刚三十出头的他便被委任为铜仁分院副院长,时隔两年又提拔为铜仁分院院长。为了回报社会、为了保障地灾频发区域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为了更好地完成不断出现的时间紧、任务重的工作,他恨不得把一天24个小时的每分钟都掰碎了、揉烂了用,常常吃睡都在办公室,加班出差更是常态。留下新婚妻子独自在家照顾父母、操持家务,就连儿子生病了,他也只是匆匆赶去看一眼,又满怀愧疚地奔赴防灾减灾第一线。

d4f7c0a26397462b98669a63250ab941

【身先士卒 心系灾情】

2014年7月16日上午10时,连续不断的降雨导致印江县木黄镇革底村部分房屋出现裂缝,山体出现隆起开裂现象,情况十分危急。

杜方哥与铜仁分院技术人员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参加完工作安排会后,他马上率技术人员投入到现场踏勘工作中,他时不时拿出随身携带的皮尺对滑坡体内的观测点进行测量,组织大家商讨对滑坡体的抢险方案。

根据实地踏勘情况,杜方哥认为该滑坡体已处于不稳定状态,在强降雨的影响下极有可能发生整体下滑,必须迅速转移群众。于是,果断报告自己判断,经请示领导同意,配合相关部门争分夺秒展开生死大转移,7月1 7日凌晨1点钟左右将群众全部转移到安全地带。

此时,雨还下个不停,天边沉沉压下的乌云像一块块千斤巨石,沉沉甸甸的压在每个人心上。凌晨4时30分左右,该隐患点发生特大山体滑坡,滑坡体长约800m,宽约500m,平均厚约6m,滑坡体积约240万m3。滑坡体以摧枯拉朽之势般呼啸而下,152栋房屋瞬间坍塌,被厚厚的泥石掩埋夷为平地。

此次特大山体滑坡掩埋了149户152栋房屋(其中学校一所),造成直接经济损失约4560万元,但由于提前进行了安排部署,群测群防制度落实到位,应急反应行动迅速,撤离疏散群众措施得力,虽然财产遭受了一定损失,却保护了革底村149户275人的生命安全。

当大家得知这一情况后,终于放下了高悬着的心,杜方哥看着因灾害而变得满目疮痍的土地,心紧紧揪在了一起,他不禁问自己:我能否用自己的专业帮助这些受灾群众进行灾后重建?苦思冥想之后,他对灾后重建、治理提出新思路——把滑坡变土地。相关部门要求在短短20天内提交详细测绘图、调查报告,用做可行性评估资料。为此,杜方哥和铜仁分院职工日夜奋战,一行人天天饿了吃泡面、困了睡办公室,19天内完成了绘图、可行性报告编撰,最终为灾区申请到3000多万元资金用于后期整治重建。

3db5ce8b0f8548a991a3446b8ecd8e7e

2016年7月3日,雨一场接着一场,天地间仿佛被雨幕密密地织成了一片,看着窗外仿佛不会停歇的雨,杜方哥越发焦虑,他隐隐担心碧江区坝黄镇竹田村在这样的暴雨下会发生滑坡。

在妻子的劝慰下他总算是睡了,然而还不到3个小时便被一阵刺耳的电话声吵醒:竹田村岩门组发生山洪并引发泥石流地质灾害。放下电话,甚至来不及给妻子交代一句,他披上衣服就向门外奔去。

凌晨的夜,天空看不到一颗星星,在灾害面前,仿佛连空气都已凝固。杜方哥上了应急抢险车,一路向被暴雨淹没的竹田村疾驰而去。天未破晓,他们已抵达村外,然而车辆却再也无法向前。前方公路已经中断,雨还在下,每耽误一分钟灾情就有可能变得更严重。为了和时间赛跑,杜方哥选择弃车涉水徒步前往灾区。

一脚深一脚浅的踩在泥里,为了加快行进速度,最后他把伞丢掉,冒雨涉水前行。太阳的光芒终于冲破了黑夜的束缚,雨也渐渐停了,4个多小时,240多分钟,14400多秒,他和技术员摸黑走了10多公里终于抵达受灾现场。

一到现场,顾不上湿透的衣衫、饥寒碌碌的肠胃,杜方哥迅速投入到应急救灾抢险工作中。对每个勘测点进行现场踏勘,听取监测员的汇报并详细记录;面对垮塌的四层楼房,与专家组成员商讨后果断决策、沉着指挥,迅速转移群众;面对媒体想要“大新闻”——拍摄塌陷画面,像泥猴一样的他认真勘查后回答媒体几次追问,坚持自己的判断:不会塌陷!

此次地质灾害滑坡纵长约300m,平均宽约35m,平均厚度约8m,估算总方量约8.4×104m3,共造成7栋房屋被掩埋、7栋房屋受损,4人死亡、1人失联,16户68人紧急撤离。

面对严重的灾情,铜仁分院地环人在杜方哥的带领下,怀着炽热的敬业情怀,投身到抢险救援第一线;凭着过硬的专业技术,使得滑坡体险情得到基本控制。等到空闲下来,杜方哥才想起自己与家人已两天两夜失去联系,摸出手机想给家里报个平安,才发现手机信号全部中断,“难怪我总觉得这几天有点安静呢。”他打趣道。

dac9f166d382459c9286c369afddb213

【环境治理 还子孙后代绿水青山】

几十年来,因片面追求经济高速发展,铜仁矿山林立,大量重金属矿的开采对周边地质生态环境破坏十分严重。曾经的绿水青山早已变作一片片光秃秃的矿区,矿坑、矿道在地底纵横交错,宛如蜘蛛网一般。如万山汞矿,多年持续不断的开采几乎快将万山地底挖空,一旦发生地质灾害,极易整体崩塌,对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如何解决这些历史遗留问题,还黔东大地一片绿水青山,就成了铜仁分院地环人亟待解决的最大难题。

几经讨论,杜方哥带领大家一个矿区一个矿区的跑点,记录问题,对还在生产和已关闭的矿区进行一次全面摸底,测量矿山地质环境,分析每一个矿区出现的不同问题,并就矿坑水、矿渣等提出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法,他们将方案提供给原业主或现租户老板,指导、修复了100多家矿区。

在中央派出督查组后,杜方哥积极配合专家行动,对100多家锰矿、70多家电解锰矿进行修整、绿化,重点整治硫酸、重金属锰排入河道等污染、破坏生态环境的问题。经过他们的不懈努力,如今矿区已不是曾经老旧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现代化矿区,周边老百姓无不拍手称赞:现在可真不一样了,他们连绿化带都配上灌溉设备,走进去跟逛公园似的。

8eb74bc6273d4138aa728f36462fe7c9

离开铜仁那刻,我发现杜方哥蹲在花坛旁,正专注地看着什么。见我过去,他轻轻指了指前方,原来那里正有只蝴蝶奋力钻出蚕茧,一点点撕开那个束缚它的茧壳,先是触角,然后是细细的足,最后,一对还有些湿漉漉的翅膀露了出来。她抖了抖,缓缓展开美丽的翅膀,迎着阳光,慢慢飞远……

杜方哥神色专注,待目送蝴蝶远去,他露出一个灿烂笑容。此时,一束阳光正好透过云层,洒在他身上,镀上一层炫目的金边。

遥望已远飞的蝴蝶,我忽然觉得眼前这个阳光中站得笔直的青年,他的青葱岁月里,一路风雨兼程,一路磨砺艰辛,与那奋力破茧的蝴蝶何其相似。于是,这篇纪实文学便有了一个形象的名字——《破茧成蝶》。

b51549d3f3474e839b1da023cfb08103

(陈瑶)

7b773234afc0439580689cba10d2b6f8

作者简介:陈瑶,女,羌族,1987年生于贵州贵阳,现供职于贵州省地质环境监测院党委办公室,系贵州省地质文联《杜鹃花》文学期刊编辑,曾两次参加鲁迅文学院文学创作培训,小说《最后一个人》在贵州省第十三届“新长征”职工文艺创作评奖活动中获三等奖。

0a5051161d2048d1af453310f5731711
相关推荐